Gestalt Therapy International

A community of dialogue

Programs around the world

Facilitating authentic living & working

跟史蒂夫 维纳 冈瑟做咨询:

知情同意

标 向

咨询说明

史蒂夫·维纳老师的流派是完形(格式塔)疗法,他会专注于提升你的觉察、扩展你选择的范围、以及协助你成为更加绽放的自己。他会尊重你们双方的智慧和经验,也就是说,他会把他自己也包括进这个进程里,并且他也期待并接受你的挑战。

他不会试图“修理”你,例如给出建议或方法,或者支持你继续扮演作为受害者的角色。你们的咨询过程是合作性质的,而且你将通过积极地参与而受益。

他通常不会事先设定一个议程进入咨询,或者也不会总体上有对咨询进程的控制。他对于“什么对你来说是重要的”感兴趣。他对你的感受感兴趣,但也不想去超出你承受范围地打开一些事件;他相信循序渐进是重要的。

初始合同

首次咨询是一个为史蒂夫·维纳老师和你双方彼此会面、以及确认你们是否会继续合作的机会。史蒂夫·维纳老师将会在你们进入你当下的问题之前,先花些时间了解你的一些背景信息。这也是为什么通常首次咨询的时间会略久一点。

然后你们可以决定一个初始阶段的咨询疗程。我们要求在第一次咨询之后,你需要做一个继续至少坚持六小时咨询的承诺,是真正的“尝试”以了解你们的咨询是否适合你。在此之后,你们可以回顾进展如何以及决定之后的计划。

频次

通常每周一次是最好的选择,但是频次也可以根据你的状况和预算进行调整。有些人喜欢一周两次或者更密集的节奏,例如强度为每天一次连续一周。

网络咨询

当史蒂夫·维纳老师在其他国家授课期间,或者你们不方便进行面对面咨询时,他只能做网络咨询。史蒂夫·维纳倾向于使用Zoom,他也可以用脸书、微信视频、Skype或者电话。假如连线品质不佳,那么用电话可能也是一个选择,电话费由史蒂夫·维纳老师支付。

如果试过上述几种方式之后,其中没有一种方式可以有效运作,那么我们可以协议重新安排咨询计划。

诊断

史蒂夫·维纳老师在咨询过程中不会做出诊断,如果他发现你可能患有严重的精神障碍疾病,他会建议你去医疗机构就诊。

史蒂夫·维纳老师不同于专业医疗机构的心理科/精神科医生,他为你提供的是心理咨询服务。如果你需要服用药物,请咨询专业医疗机构的心理科/精神科医生。

史蒂夫·维纳老师也不会在药物使用的问题上提供意见。心理咨询不属于疾病诊断或咨询活动,上海一片田野心理咨询有限公司也不属于《医疗机构管理条例》中的医疗机构。

史蒂夫·维纳老师的资质

史蒂夫·维纳老师已接受完形(格式塔)疗法的专业培训,他是EAGT(欧洲完形(格式塔)疗法组织)成员。他也是澳大利亚职业发展协会(CDAA)的职业顾问。他的最高学历是心理健康硕士。他也有家庭和夫妻咨询、家排工作的培训和经验,他也可以传授基本的静心练习。

笔记

在工作时史蒂夫·维纳老师会记笔记。这些笔记并非评估,只是记录叙述。所有的记录都适用以下限制性条款而保密,并且始终对你开放查看自己的档案的权限。

保密原则与保密例外

我们尊重你的隐私权。个案中的有关信息,包括个案记录、测验资料、信件和其他资料,均属专业信息,在严格保密的情况下进行保存,不会在任何公众场合公开。但保密是有限制的,而在某些情况下,我们会披露这些信息。这其中包括:

1)经过你的同意可以泄露的。

2)你的行为严重威胁到自己或他人健康或安全,假如你有自伤、自杀、虐待或忽略儿童和老人的情况发生;

3)你正在遭受他人虐待或受到人身安全的威胁;

5) 你有违反中国法律法规行为;

5) 若你患有精神分裂症、精神障碍等严重精神疾病,而导致自知力不完整需要住院咨询时,在你有医疗就诊的前提下,史蒂夫·维纳老师会告知你的监护人你的评估信息和严重程度信息。

6)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,必要信息需要向你的监护人透露的,在透露之前史蒂夫·维纳老师会与你协商。

这些情况非常罕见,只有在史蒂夫·维纳老师与资深同事或者他的督导进行适当协商并通知您之后,才会发生泄露机密的情况。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下,可能无法通知你。这些保密限制是基于最小危害的原则。

史蒂夫·维纳老师持续在接受督导,所以你的个案他会和他的督导师讨论。这部分也受到专业保密的限制。

在你们咨询过程中需要没有任何干扰。例如,史蒂夫·维纳老师会请你在咨询过程中关掉手机,并且不能接任何电话。假如你们是通过网络做咨询,史蒂夫·维纳老师会确保他所处的空间不会受到干扰,我们也请你做同样的事。

夫妻/伴侣咨询

就如同个体咨询一样,很少有只做一次咨询就能见效的。你们需要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,而不只是认为要去“修理”对方。

假如你们决定,在夫妻/伴侣咨询之外做一些个体咨询,你在这些个体咨询中所说的事情会被看成是夫妻/伴侣咨询的一部分,并有可能在一起咨询中被拿出来讨论。

here..

精神修行

很多人都曾经在各种宗教环境、组织和他们的成员或者代表那里遭受过痛苦或创伤。我们把这个称作“宗教伤害”,并且这会形成负面的影响。

史蒂夫·维纳老师认为这是在个人咨询过程中要处理的一个重要议题,以便在没有消极联想或痛苦的未竟事务的情况下,处理精神修行问题。

精神修行可以支持咨询工作。如果你已经有了这样的精神修行,我们建议你坚持这样做。如果你没有,我们鼓励你考虑找一个属于你的修行方式。

史蒂夫·维纳老师关注的是什么方式对你个人的发展来说是最好用的。他看待健康和幸福是综合精神、情绪、社会、肉体和精神修为多个方面的经历。当人们将思考、感受、行为和行动都囊括进功课中,咨询会让人受益。

史蒂夫·维纳老师对于将修行囊括进来,或者探讨一些精神修养的资讯是感到舒适的,因为它们很可能会给你带来帮助。你有特权决定要不要把与这部分有关的方面加进来。

合作

假如出于某种原因,你没有从咨询过程得到你想要的请让我们知道,这样史蒂夫·维纳老师就可以处理你的担心。咨询不保证结果。结果来自于关系自身,它包含咨询师和来访者之间共同的努力。很多时候,熟悉的困住的体验可能在咨询关系中发生。不论如何,这需要你投入能够看清和解决这类卡点的过程。因为这能在之后为其他关系带来价值。请知悉你不是在为具体结果付费,而是为了史蒂夫·维纳老师所花的时间以及他为支持你不断发展的付出而付费。

个案时长

第一个咨询需要一个半小时,计费就是1.5小时的费用。随后,平均每个咨询的长度是一小时,你也可以预约更长时间的咨询;以小时计费。可能有些人喜欢咨询时长是一个半小时或者两小时。夫妻/伴侣咨询每次需要一个半小时。夫妻/伴侣咨询的费用和个体咨询的费用一样。

假如你和史蒂夫·维纳老师使用网络,有时候可能需要花些时间连线,或者在断线之后重建连接。我们认为每小时5分钟的中断是可以接受的。如果中断的时间更长,史蒂夫·维纳老师会为这个咨询额外延长时间。

咨询长度在开始之前双方已协定。有时候,当咨询接近结束,可能看起来有必要需要更多时间。如果是这样,史蒂夫·维纳老师会建议延长咨询时间,在你同意的前提下,你需要为额外延长的时间付费。

治疗界限

治疗合同涉及交换。你支付我钱,我给你我的时间,并在那个时间框架内,贡献我的专业知识,以及尽我最大的努力。

一起,我们处理问题。

有可能在咨询疗程之间,会发生其他形式的合同。这个举例来说,可能会是以文字或者邮件的形式出现。

电话联系,除了安排事情,我把这部分看作我的职业时间。如果有紧急状况或者非常重要的情况发生,我可以接你的电话,只要我有空,我一定打回给你。假如我在中转或者正在接待其他客户,就有可能无法立刻回应你。

紧急情况

当有紧急事件发生,你感到需要立刻引起重视,我会尽我的力来支持你。假如我不能立刻给予帮助,请给我留言并指出这是紧急情况。假如你需要在我能够与你联系之前得到协助。请联系紧急服务。

费用和支付

我不提供信用贷款。咨询会面之后必须完成付款。现金、微信、支付宝、信用卡、贝宝Paypal都可以(请注意,贝宝的用户,你必须勾选支付贝宝的转账费)。

费用根据收入范围比额表来界定,请进行自我评估。请查看与中国相关的支付选项和比额表。请注意,如果您是在伴侣关系中的话,费用等级是根据一对夫妇的总收入来评估的。

假如需要翻译,翻译费不包含在咨询费中,需直接支付给翻译。

假如你要求我提供其他专业服务,例如写报告,参加会议,我会按一个比例基础计时收费。

我按一小时的费率计算。因此一个半小时的咨询-例如第一个咨询-是按1.5X小时费率收取。

核对以表明同意费用政策

是的,我理解并同意费用和支付政策

出席和取消

除紧急情况外,必须提前24小时通知取消咨询会面,或全额支付费用。如果您的咨询是由第三方支付,这笔费用将由您支付。

我不为客户提供提醒电话或信息。我对准时出现在我们协商好的时间负有责任,客户也应为自己负责。你可以发起请求一个日历嵌入电邮发送给你,这个我可以做。重点是当这个邀请发给你时,你需要接受邀请。

如果约好的咨询,你迟到,我们将仍然会按照约定的时间结束。

如果我会面迟到,我将延长你相应的咨询时间。如果这对你会是问题,那么我欠你这段时间,会在下一次咨询补上。

如果我错过了咨询,或者必须在24小时内取消,我欠你一个咨询-免费补偿给你。

核对以表明同意费用政策

是的,我理解并同意出席和取消政策

终止

你可以在你选择的任何时候终止治疗。

基本有三种治疗关系-偶尔的、放松的和坚持的。

偶尔治疗,包括一次性的咨询,或者与特定议题和时间有限的危机有关的咨询。这可能是极有价值的,可以在危机中帮助到某人,但这更像是当水槽堵住的时候你打电话叫水管工过来帮忙。这不是我首选的治疗,尽管有时能在一次咨询中取得多大的成就,是值得注意的。

轻松的治疗关系是随意的-客户以自己的时间和速度进出治疗,维持一种松散的关系,他们有时会依赖,有时又会远离。但有某种形式的持续联系和利用治疗来解决问题。

坚持的治疗关系可以在任何时候终止。但它的特点是一段时间内的承诺,或某一特定问题的过程,或作为一个人正在进行的发展的一部分,有时人们在承诺治疗和更宽松的安排之间游移。当这种情况发生时,我希望得到承认。

我对这些关系都没意见。不过,我会要求澄清从一种关系到另一种关系的转变。如果客户从坚持的或放松的关系转移到某种类型的终止,那么我要求我们有一个讨论这个问题的最后一次会晤,并处理结束。我认为对我们双方来说,重要的是我们的合作能够正常地完成,而不是你们直接就不再来了。在那之后,门仍然敞开着,可以在任何时候重新接触,但是这代表着治疗的一个阶段的结束,即使它可能在某个时候重新开始。

怎么知道呢?治疗关系的特点是,在本次咨询结束时预约下一次咨询的日期。这一日期可能是未来的一段时间,但它代表着继续这种关系的意图。这个日期可能会被改变,但是如果它被取消了,没有代替的日期,这很可能标志着治疗关系持续趋势的结束。

假如我觉得我无法进一步帮助你,我可能会提议终止,并提供给你一个转诊。我总是会与你一起探讨的。

核对以表明同意费用政策

是的,我理解并同意终止政策

联系

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我:

澳洲电话: (02) 8064 7431

美国电话: (323) 381 9810

中国电话:: 185 1631 5629

电邮:: contact@gti.today

自我评估

你可能发现,为了你的便利,有必要填写我为你准备的健康与幸福自我评估表:点击这里下载

登记表

你的最终登记步骤在这里:

然后请以客户身份填写登记表。